”“恩,”张迈说:“我觉得你爹爹的思路走错了——虽然形势很危险

简介: ”“恩,”张迈说:“我觉得你爹爹的思路走错了——虽然形势很危险,但天无绝人之路。

第八章 玉石俱焚郭汾从密道出来已经有一会了,却还呆呆望着密道的入口发怔,忍不住流泪,她的嫂子同时也是她的闺蜜杨清叹道:“莫再看了,若果碎叶守住了,我们就能去找他们了。

两个女人合力铺上了木板,正要盖上草席,底下却传来了敲打声,杨清一奇:“是谁?

”“是我!

”“啊,张公子!

”七手八脚的,郭汾又将木板搬开,张迈跳了出来,郭汾脸上挂着泪水,嘴角却忍不住有了笑意:“你…

”看到她这个样子,张迈心里乐开了花:“这小美眉好像在惦记我啊!

”口里就学着她的语气说:“咋地回来?

”郭汾啐了他一口:“都什么时候了,我不和你闹,快回去吧。

”张迈又嘻嘻笑了一下,但看看旁边的杨清还有从地底冒出头来的唐仁孝三人,觉得气氛不对,就收了嬉笑:“我也不和你闹,快带我去见你爹。

”郭汾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他:“你要见我爹?

”“恩,”张迈说:“我觉得你爹爹的思路走错了——虽然形势很危险,但天无绝人之路。

我觉得,我们现在要想的办法,不是大家跟着城池去死,而是要想办法怎么让更多的人活下来——人,才是最重要的!

有了人,才有可能守住土地,才有可能恢复被外族侵占的疆域,才有可能创造不可能的奇迹!

”这些话,是在回来的路上张迈仔细琢磨过的,此外他心中还冒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来,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设想能不能成,因此必须要找经验丰富的郭师道等老将商量。

郭汾的眼睛亮了起来:“难道你有破敌之计?

”其实张迈这时对自己也没有什么信心,虽然他脑子里设想得很好,但到了郭师道那里,也许会认为自己那天马行空的想法只是个狗屁,不过狗屁就狗屁吧,最多让郭师道等老将笑话一下,对碎叶来说也不会有什么危害。

”郭汾犹豫了一下,说。

郭师道他们这时正在商议明天该如何应战,屋子里谁也没想到张迈竟然又折回来了,几个人不约而同,说的都是那句话:“张公子,你怎地回来了!

”张迈道:“我不想做胆小鬼,做逃兵,再说我不觉得我们这边没一点取胜的机会,所以回来了。

”“可是…

”郭师道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些不知轻重,但张迈却截住了他的话头——“郭令公,我心意已决,如果是要劝我去星火砦的话,那就不用再说了。

”他没说什么豪言壮语,但言语间的诚意,屋内所有人却都感受到了。

杨定国首先道:“老郭,要不…

郭洛却叫了起来:“爹爹,张特使如此大义,若我们还要陷他于不仁,那就太看不起他了!

”屋内的几个将领眼神中都透射出了对张迈的敬意,尤其是年轻人。

郭师道长长叹了一声,说:“好吧!

”(温馨提示: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这时唐军仍然以郭师道为首,但张迈是“长安特使”,是代表大唐皇帝的钦差,既与闻军机,地位便类于监军,在军中这是个很特殊的存在。

坐定之后,张迈说:“各位,我这次回来也不是一味逞英雄,而是觉得回来也不一定会死。

郭令公,打仗的事情我真不是很懂,可按你分析,我们难道就没有一点机会了?

”郭师道说道:“其实,以回纥人现在的兵力,我们也还是抵挡得住的,但是从他们这几日的行动看来,我觉得他们也并非一味保守,我和定国推敲了这两日回纥人的行动后觉得,他们很可能是在等待援军。

”“对,他们后面应该还有援军。

”杨定国道:“这两日的战况说激烈倒也激烈,但他们显然还没出全力,回纥人如此拉拉打打,应该是既不给我们喘息的机会,又要我们觉得这座城还守得住,我们就不会走,但等到他们援军一到,那时候就要发动雷霆一击!

”张迈道:“这么说来,我们一定要赶在回纥人的援军到达之前,将他们打败了?

”杨定国的弟弟杨定邦苦笑起来:“咱们的兵力,本来就不如对方,是靠着这座八角城才维持不败,但也已经相当吃力了,若是出城攻击,那是找死啊。

”他顿了顿,又说道:“其实,对方就算没有援军,我们也未必能长时间守下去了——城内兵力不足是一方面,更致命的是:我们的城防,也不是很坚牢啊。

”自古虽有“三里之城、七里之郭,十万大军围之而不能克”的战例,但那是建立在城防足够坚牢、物资足够充分的基础之上。

新碎叶城的架构虽然很巧妙,但防御工事却算不得第一流,就连城墙也没法筑得滑溜,某些地方颇有破绽,所以那天才有回纥人不用云梯,光靠爬就爬上了某个粗糙的角落。

但新碎叶城的这种种缺点,又不是因为筑城者偷工减料,而是由于西域唐民手里的人力物力实在太少,筑成这样一座土城,对他们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

”军事会议讨论到了这里,众人的情绪又陷入了低潮,张迈却道:“回纥人可以有援军,但我们也可以有出乎敌人意料的力量!

”杨定邦的声音也有些发颤:“难道特使你这次不是一个人来…

”他想要是大唐已经派出大军,那么整个局势又将完全不同,甚至连战法都可以做大调整。

但张迈的回答却让他失望了——“没有,大唐还没有派出大军。

”张迈的眼光投向桌上那盏石油灯:“可我觉得,我们有一件厉害的武器还没有投入使用!

”“郭令公,其实你让我还有那些孩子进入密道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打算了,对吗?

”张迈没有就回答,却反问道。

“是,我是有这等的打算,唉,那也是万不得已。

”“如果是这样,那我倒有个主意,不知道行不行得通,大家一起商量一下——如果行得通,那我们就给回纥人来个玉石俱焚!

但还是请大家尽量投票支持,给我一点写作的积极性——奋起吧,奋起吧!


以上是文章"

”“恩,”张迈说:“我觉得你爹爹的思路走错了——虽然形势很危险

"的内容,欢迎阅读代之多居家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