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走完了超传奇的一生

简介: 五年后,走完了超传奇的一生,魂归故里,葬在了家乡常熟虞山,一处风景秀美、面朝尚湖的幽静之地,立碑“李强落叶归根处”…

~ OPENING ~上回说到 ——因为大叛徒顾顺章反水,被周安排去莫斯科避险学习的曾培洪,更名换姓成了李强。

李强被“贬”去「通信科学研究院」反倒因为专业对口,像块儿海绵一样,整天泡在阅览室,沉浸于英美无线电杂志的广阔蓝海中,手不释卷。

他发现美国科学家布鲁斯公布的「发信菱形天线计算方法」,没考虑到天线上由辐射引起的电波衰减,似乎不够严谨。

小两年的时间里,强哥一边儿当着「国际无线电培训班」的教员,夯实自己的英文底子;一边儿醉心研究,不停地推导运算,最后全英文书就《发信菱形天线》论文,交给了科学院上层。

是金子总会发光,果然1935年,院里领导层换血,论文材料都翻出来重新整理,他的那篇被调进科室,落在慧眼识珠的苏联研究员手里,给翻译成了俄文。

由于这位苏联“伯乐”资历深厚,作品很快过审,发表在科学院出版局的《无线之电气计算》汇刊上。

正因此,1955年「中科院学部成立大会」上,李强被推举为首批技术科学部,也就是93年开始改称的“院士”,头顶如此光环再加上外贸副身份,这么“有料”的高官当时可不多见。

即便进了全苏TOP7,高强度的科研工作也没把他消磨成书呆子,一得功夫就摆弄起心爱的旁轴相机,不但自学摄影,顺带手儿连照片冲印放大也一并搞定;休息时还常去莫斯科国家剧院看看芭蕾;赶上天儿好,郊外策马练练射击;宅在家呢,不是照着菜谱做做俄式大餐,就是埋头干干喜欢的木匠活儿,据说连衣服都会自己做。

过了两年充实的日子,「卢沟桥事变」爆发,科学院那台大型无线电收发报机传来的全是叫人心碎的消息。

想着被日本铁蹄践踏的祖国,李强一分钟也不愿意多待。

一落脚,都没来得及怎么休整,滕代远就安排他组建「延安军工局」,主持筹备期的一应工作,还找来王诤这个解放军首位无线电大队长跟他搭配干活儿,穿插任职。

因而陕北当地的早熟棉成了硝化棉(炮弹发射辅助)的不二之选;延长油矿自然是输送动力原料的坚实基地;茫茫黄土下还掩埋着铁和煤;没地儿找铜,前线收集来的废弃子弹壳重装头,多快好省;就连榆林地界儿养的羊也得贡献出来提炼。

稳住了原料供给,38年4月,军工局选在安塞县的山沟沟里成立了「茶坊兵工厂」,可设备的稀缺又成了燃眉之急。

都说不是能人不聚头,除了王诤,此时有着“机器神”之称的上海五金厂长沈鸿,听闻兵工厂筹建的消息,带着几个能干的技术工人和10台车、钻、刨床并发电机等设备,谎称赴西安办厂,一路骗过关卡辗转来到延安,投了李强麾下。

沈鸿从上海带到延安的铣床本来干什么就都像样儿的李强,这下更有如神助。

他仔细琢磨过沈鸿带来的车床,结合游击战流动性强的特点,跟变戏法儿似的搞出了一套总长才70多公分的袖珍型多用修理机,车、(铣xǐ)、刨、钻无所不能,是前线行军、临时修补之必备神器。

修造、修造,向来都是先修后造,经过半年多的钻研改进,兵工厂终于掌握了造枪的核心技术,在榆林的何家岔单辟出一个专门生产的地方。

李强亲赴督导,监制了用旧钢轨做成的第一支——无名式马步枪。

在随后举办的「延安五一展览会」上,凭借良好的性能和精准度,斩获了毛的青睐,拿在手上又掂又瞄,那神情仿佛在鼓励说“我们的战士终于可以用自己生产的武器打鬼子了”,这让一旁讲解的李强激动不已。

转眼五年过去,李强带着军工局和下辖兵工厂统共生产了掷弹筒1500门;手榴弹58万枚;步枪9758支并220万发子弹;24万枚炮弹和成千上万的地雷,重修武器更是不计其数。

干出如此成绩,44年,「边区特等劳模」的称号不但归了他,还分外殊荣地收到毛亲笔题词——“坚持到底,为李强同志书”,可别小看这十字宝书的分量,后来文革时候还震慑住了派救过他命呢。

鬼子是打跑了,可内战又随之而来,和把李强喊去西柏坡,让他捡起无线电的老本行,赶建短波发射台。

“活”过来后几番改名的「河北新华广播电台」追随大定在了河北井(陉xíng)县建址,因为没有测定方位的仪器,无法立天线进行调试,如何人工定向的难题自然又是李强一力承担。

是夜,月朗星稀,他找了片空场儿举头仰望北极星,瞄准子午线,记下几行数据,套进自己在莫斯科首创的「李强公式」,定位出了天线的朝向, 经测试,正指南京与上海之间的无锡上空,简直诸葛转世。

自己发明的公式用起来肯定顺手随着解放战争胜利,李强接替廖承志坐镇「广播事业局」同时兼管邮电部无线电总局。

他出面提议,牵头架设了从北京至莫斯科的有线电话,这长达1.2万公里的绵延线路,让中苏两国开启了美好交往的蜜月期。

就在刚忙完架线,跟苏联方面签好第一个通电、通邮协议时,毛的调令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1952年进了外贸部当了副,兼任中国驻莫斯科大使馆商务参赞,开启了长达29年的工作生涯。

1961年4月,苏联会议赫鲁晓夫会见中国贸易代表团,赫鲁晓夫左侧为李强这其间,他的惊人之举,恐怕连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在和苏联经历从亲密无间到冷淡无比的大起大落后,1970年,越战正酣,已经66岁高龄的他接到了周委派的一项任务。

对外打着经济考察的迷惑性身份,他上了出访越南的飞机。

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躲过炮火,避开追击,人晒黑了、累瘦了, 害了场热病,却也摸清了战况和越共意向,用安危换取出无比珍贵的一手资料,保证了来自中国的物资万无一失地运向抗美前线。

回国后,李强有些寝食难安,因为这趟深入越南的考察让他知道了国家一年要为援助付出多少财力,作为外贸副他深感该在赚取外汇上下点功夫了。

在中联部(对外联络部)的大力配合下,果然如其神算,短短两年就赚了30多亿美金。

74岁还在主持外贸工作的他,竟能在1978年就眼界宽腾、思维敏锐到第一个提议并拍板儿将可口可乐生产线引进中国,落户北京。

许是几十年间见多了革命伙伴的相继离世,得到消息的他倒是看得蛮开,该吃吃该喝喝。

五年后,走完了超传奇的一生,魂归故里,葬在了家乡常熟虞山,一处风景秀美、面朝尚湖的幽静之地,立碑“李强落叶归根处”…


以上是文章"

五年后,走完了超传奇的一生

"的内容,欢迎阅读代之多居家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