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她拒绝了另一个捧着20万来签约的出版商;然后

简介: 之后,她拒绝了另一个捧着20万来签约的出版商;然后,又拒绝了一个网络平台的邀约:一个月写四篇短文,一篇一千五百元;甚至,还有网站约范雨素去做编辑,照例被她拒绝了

历史上,祖籍湖北的屈原和和杜甫,几乎摸到了文学的山尖;现如今,有两个命运多舛、却因为痴心文学而被网络热议的草根女性——余秀华和范雨素,也都是湖北人。

很多人都在慨叹草根逆袭的宿命,也在思考文学带给人们的到底是什么。

写作或许没有给她带来更多现实的利益,却能让她能在各种境遇下笑对人生。

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文章就引来了十万+的点击,随着读者的不断转发和评论,这个数字还在不断攀升。

文章的作者,就是来自湖北襄阳、当时正在北京一户人家做家政女工的——范雨素。

“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的极为拙劣。

”——这是文章开头的第一句话,平实中透着文艺,平淡中带着一份直击心灵的疼痛,很多人一下子就被吸引了。

文章中提到,她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在湖北农村度过了自己的童年时代。

她是母亲唯一健康的小女儿,尽管家境贫寒,但她六、七岁就学会了看小说,八岁就看懂了繁体字的《西游记》。

因为不能忍受家乡“坐井观天”的日子,她20岁又到北京打工,端过盘子、做过家政、草草嫁人,又遇到了酗酒家暴的丈夫,一个人带着两个女儿艰难度日…

但是在范雨素的笔下,读者看不到呐喊和悲情,更多的是一份千帆阅尽的通透,她就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审视着自己的命运、家庭、时代和梦想。

从1950年开始干,执政了40年,比萨达姆、卡扎菲这些政坛汉子在位的时间都长…

”“我上小学年代,文学刊物登的最多的是知青文学,里面全是教人逃火车票,偷老乡青菜、摘老乡果子,打农村看门狗,炖狗肉吃的伎俩…

少年的我,据此得出一个道理,一个人如果感受不到生活的满足和幸福,就是小说看少了…

”“我的房东是皮村的前村委书记,相当于皮村的下野总统…

我的孩子,住在皮村下野总统的府邸,享受着天下无敌的保安,我和孩子都感到很幸福。

”她始终没有向读者诉苦,只是把苦难,用轻松诙谐的语言讲述出来,从里到外透着生命的张力。

很多读者也在这份辛酸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所以,有人不无感慨地说:“我们都是范雨素”。

难以应对蜂拥的媒体然而,当人们正津津乐道地谈论这篇“神作”的时候,蓦然发现自己在朋友圈转发的文章被,平台的文章被删除了。

有人怀疑,范雨素在文章中披露了一些雇主的隐私,涉嫌侵权;也有人怀疑,文章中谈到了农民土地被征用的现实问题,某些内容不够和谐。

但范雨素已然被媒体发现,一时间,各大报社的记者、自媒体团队、出版商蜂拥而至,对她展开了疯狂的追逐。

文章发布两天后,她所在的皮村文学小组,展开了一场关于范雨素的媒体说明会,史上最多的人流,摩肩接踵地涌动在皮村活动室。

可主角范雨素却没有出现,投影屏幕上打出了一条她发来的微信:“因媒体,我的社交恐惧症,已经转为抑郁症了,现在已经躲到附近深山的古庙里。

”这条信息,就像继《我是范雨素》之后的一场余震,人们纷纷猜测着她跑掉的真正原因。

几个月之后,范雨素对记者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想法:“文章发表第二天,我说了整整一天的话,十多个记者,我都晕了…

即使很多人说我红了,但对我而言,个人生活没有任何改变,就像哪儿着火了,大家都跑去看,看完拉倒,我还是过着青菜豆腐的生活;”其实那天,她并没有去深山,而是把手机关掉,看张岱的《夜航船》,她上街买菜,根本没有人认识她。

她说:“贫穷是我的隐身衣”,她已经习惯了贫穷和躲避。

而媒体在她眼前呈现的,似乎是个让她胆寒的世界。

这样的阵势,已经不是范雨素这样一位常年以打工为生的育儿嫂,所能应对的了。

文学梦想依旧渺茫虽然极力躲避媒体,但一夜成名对范雨素来说,仍然是个契机,她也希望能够在文学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一些。

就在《我是范雨素》火爆网络的两天之后,范雨素和第一家赶来的出版机构“理想国”签了合同,她看中的是理想国的诚意。

之后,她拒绝了另一个捧着20万来签约的出版商;然后,又拒绝了一个网络平台的邀约:一个月写四篇短文,一篇一千五百元;甚至,还有网站约范雨素去做编辑,照例被她拒绝了。

即使在选择上慎而又慎,范雨素和唯一签约的“理想国”的合作也并不顺利。

和出版社签约之后的半年,范雨素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坐在家里写书。

她的书稿都是用手写,写了十几斤,有几百万字。

但范雨素的手稿,和通常的小说文体相差很远,理想国希望以“文集”来出版,而范雨素希望以科幻小说的形式出版。

最后,双方在作品的文体和形式上没有达成一致,合作被迫中止。

对于她写书这件事,大女儿也是持否定态度的,她觉得母亲靠写作是赚不到钱的,而且写的东西“云山雾罩”,她“非常讨厌,不高兴。

”从小读了很多书的大女儿,对母亲的成名,也表现的很不以为然,她说:“网红是靠分享自己的生活或者经历来涨粉,作家是创作作品,不一样。

”在40多年的人生中,范雨素借助文学,帮助自己度过了无数个穷困潦倒的日子,也曾凭借文学一朝成名。

但命运并没有给她带来巨大的转机,漫漫前路,她依然看不到尽头。

读书使她更好地对待命运后来,范雨素也在媒体上发表过一些散文随笔,比如《皮村过客》、《我是那不一样的烟火》,都没有在网络上掀起多大的浪花。

在2019年《人物》栏目举办的一场关于女性主题的演讲中,范雨素说:“我是一个过气的网红,从车如流水马如龙,到门前冷落车马稀,都已经物是人非了。

”“之前看书像做贼,现在可以心无旁骛地看书,这也是出名带给我的好处。

应该说,她的日子比之前专职做育儿嫂时,过得更清苦了。

但她不怨天,不怨地,“原来像我这样每天过的这么苦的人,也能做点事。

可“成功”在很多时候,都在能力的基础上,掺杂了偶然和机遇的因素,付出努力却无法成功才是生活的常态,正可谓“高深莫测谓之天,无可奈何谓之命。

”通透如范雨素,自然也深知个中道理,所以,她给自己的定位是享受文学,享受愉悦的精神世界,然后“凭力气吃饭”。

”或许,能够在烟花散尽的时候,依然眼里有光、心里有梦,才是真正豁达的人生态度吧。


以上是文章"

之后,她拒绝了另一个捧着20万来签约的出版商;然后

"的内容,欢迎阅读代之多居家网的其它文章